Skip directly to search Skip directly to A to Z list Skip directly to page options Skip directly to site content

法国东部人群立克次体感染的证据

Pierre-Edouard Fournier,* Fabienne Grunnenberger,† Benoît Jaulhac,‡ Geneviève Gastinger,§ and Didier Raoult*
*Université de la Méditerranée, Marseille, France; †Hopital de Hautepierre, Strasbourg, France; ‡Faculté de Médecine, Strasbourg, France; and §Mutualité Sociale Agricole du Bas-Rhin, Strasbourg, France

Chinese Translations - 中文译本 > Volume 6 - 第6卷

Article in English

19978月,一名居住在法国东部的37岁的男子在不明原因发热后的四周通过血清转换对立克次体产生抗体。患者居住地区的森林工人血清学调查结果显示9.2%血清抗立克次体。这种生物对暴露于篦子硬蜱属壁虱(ixodes ricinus ticks)的人群有威胁。

斑点热属立克次体是与节肢动物相关的细胞内格兰氏阴性菌,主要由壁虱传播。人类立克次体病主要的临床症状是发热、头疼、皮疹和接种焦痂。在过去的13年中证实了5个明确的和3个推论的人类立克次体病。进一步的立克次体病研究包括日本斑点热(由Rickettsia japonica 日本立克次体引起),阿斯特拉罕热(Astrakhan fever rickettsia)Flinders island斑点热(R. honei)、加利福利亚跳蚤癍症伤寒(R. felis)和非洲虱咬热(R. africae)。在法国,主要通过棕狗虱(brown dog tick (Rhipicephalus))的叮咬传播的R. conorii,是地中海斑点热的动因(agent),是主要的致病性立克次体,在国家的南部被发现。最近,作为人类立克次体病的动因“Rickerrsia mongolotimonae, R. slovaca, R. Helvetica在欧洲已经得到证实,其他的病原性种类,包括R. rhipicephali, R. massiliae, Bar-29,在欧洲已经从壁虱上隔离出来。

Rhelvetica 已经在从瑞典、法国、斯罗文尼亚和瑞士收集的篦子硬蜱中分离出来。这些易于叮咬人类的壁虱,同时也是欧洲Borrelia burgdorferi and Ehrlichia phagocytophlia, 埃利希粒细胞缺乏症的致病动因。I. Ricinus在欧洲,包括法国东部广泛流行,并且经常叮咬人类。所以,R. helvetica通过I. Ricinus在人类的传播的是可能,但直到尼尔松等证明了其在心包心肌炎发展中的作用以及报道其导致的两粒青年促死后,病理机制才清楚。

在这份报告中,我们描述了一名血清抗R. helvetica具有感染综合症的病人,同时也列出了在法国Alsace对森林工人进行的立克次体血清调查结果,显示了对这种细菌较高的抗体反应度。

案例报道

1997818日一名37岁具有免疫能力的男子因为不明原因的延续的发热、疲乏、肌肉疼痛和头疼住进了AlsaceStrasbourg的一家医院,发热始于81日,该男子经过Strasbourg附近的森林后的18天,当时哪儿有许多的壁虱,但他没有被叮咬。在体格检查中,存在低热(38.10C),但没有皮疹、淋巴结病和接种焦痂。

实验室检查包括C-反应蛋白的升高(48mg/l),纤维蛋白原的升高(6.0g/l),红细沉降率加快(34mm,第一小时),白细胞计数为6700/mm3;血小板计数为165000/mm3;丙氨酸阴离子转移酶升高(60IU/L),天门冬氨酸阴离子转移酶(52IU/L),18日进行的血培养为阴性。这名病人没有接受任何抗体治疗,在两周后自动痊愈。分别在发病后的172786天后取的血标本在立克次体联合中心进行了立克次体血清学检查,在Strasbourg检测了B. burgdorferiFrancisella tularensisE. phagocytophila的抗体水平和甲、乙、丙肝病毒,但都是阴性。

血清学调查

获取了从Alsace收集的379名森林工人血清标本,他们全部都是国家工人。这些标本最初是作为由职业病部门为了调查B. burgdorferi的抗体情况而进行的系统调查的一个部分。样本由377男性和2名女性组成,年龄从20岁到59岁,其中360名(95.5%)据报道经常被叮咬但没有临床症状,其余的19名没有被壁虱叮咬。没有进行系统的问卷。在取得病人的同意后,对R. helvticaR. conorii R. slovaca和“R. mongolotimonae”的抗体进行了检测。

血清学检测

为了确定交叉反应的特异性,所有的血清样本,包括那些来自调查的样本,都加入R. helvticaR. conorii R. slovaca或“R. mongolotimonae”抗原,进行交叉吸收反应。R. helvticaR. conorii R. slovaca和“R. mongolotimonaeWestern点分析通过浮在表面的结果进行。纯净的R. helvticaR. conorii R. slovaca和“R. mongolotimonae”悬浮在消过毒的水中,通过一种UV分光光度计将浓度调节到2mg/mlWestern斑点分析运用不耐热抗原进行。抗体与20-50kDa的抗原反应被认为对R. helvticaR. conorii R. slovaca和“R. mongolotimonae”中的脂多糖反应。不同立克次体种斑点热的血清学分析通过相关的免疫球蛋白与110-145kDa的物种特异性抗原进行。进一步的检测通获得的图象进行对比。

案例发现

818日取自病人的第一份血清对所有检测抗原的反应均呈阴性,取自817日和1027日的血清样本,对R. conorii R. slovaca和“R. mongolotimonae” 、R. helvticaIgGIgM滴定度分别为1128164112812561641161321128,但对Coxiella burnetii E. phagocytophila都是阴性病人血清样本的Western免疫斑点显示了R. helvticaR. conorii R. slovaca和“R. mongolotimonae”交叉反应度,但通过R. helvtica抗原的吸收可以消除所有的抗体,在R. conorii R. slovaca和“R. mongolotimonae”抗原吸收后,R. helvtica抗体依然存在,但其他三种抗原的抗体没有观察到,显示为病原菌。

血清调查发现

在调查的379名对象的血清样本中,359.2%)显示抗R. helvtica  IgG滴定度大于16416个为16413个为11285个为12561个为1512),IgM 检测均为阴性。在所有的阳性蟹青样本中, R. helvtica滴定度均大于其他三种抗原,通过两次或者更多的稀释,在经过R. helvtica抗原吸收后所有的抗体均被消除。

结论

流行病学证据表明,我们的病人在他的森林之行中暴露在I. Ricinus中,虽然他没有被咬,但幼虫或受验的森林工人中,R. helvtica抗体滴定度高于其他检测到的、 R. slovaca和“R. mongolotimonae”抗体滴定度。抗体反应的特异性通过交叉吸收实验和WESTERN 斑点实验得到证实。居住在Alsace的森林工人,没有R. conorii Rhipicephalus sp I. Ricinus 流行的地方,并且经常暴露于壁虱的叮咬中。到目前为止,I. Ricinus唯一的证明是立克次体的宿主是R. helvtica。因此,观察到的血清学发病主要或者全部由R. helvtica导致,虽然在我们的研究中没有一名森林工人患有虱咬相关的疾病,这样的结果表明这样的职业人群可能会暴露在I. Ricinus的叮咬和R. helvtica的感染中。对病人前景评估和发病原因的分子层面的病因研究需要进一步开展。

我们的资料支持这种立克次体,发现在壁虱上并且叮咬人类,广泛分布于中欧的森林中,因此,在壁虱传播的立克次体病的诊断中应该考虑I. Ricinus

       Rickerrsia mongolotimonae

R. slovaca,

R. Helvetica

I. Ricinus

R. conorii

Rhipicephalus sp  
   

Comments to the EID Editors

Please contact the EID Editors via our Contact For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