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directly to local search Skip directly to A to Z list Skip directly to navigation Skip directly to site content Skip directly to page options
CDC Home

Chinese Translation Vol 10, Issue

Back to Chinese Translations - 回到中文译本

SARS的起源:

P. 176–179

香港SARS疫情发生前出现SARS相关病毒

P. 176
作者:Bo Jian Zheng, Yi Yuan等

2001年使用免疫荧光和中和检查发现938名成人中17名(1.8%)带有人类源性SARS冠状病毒或动物源性类SARS病毒。这一发现预示在最近的SARS疫情两年前香港少量健康人已经接触过SARS相关病毒。

猪和鸡对SARS冠状病毒的易感性

P. 179
作者:Hana M. Wenigard, John Copps等

2003年早期东南亚、欧洲、和北美地区发生人类感染SARS冠状病毒病例。针对这种病毒源于家畜或家畜对这种病毒易感的观点,我们给 6个月大的猪和鸡通过静脉、鼻腔、眼睛和口腔接种106噬斑形成单位的SARS冠状病毒。猪和鸡没有出现SARS临床体征,也无肉眼可以观察到的病理变 化。虽然没有成功从猪和鸡体内分离出病毒毒株,但是逆转录聚多酶链反应结果显示接种后1周内它们的血内都含有病毒RNA,接种2周后鸡的器官中仍有病毒 RNA。猪体内发现病毒中和抗体。我们的研究结果预示这些动物不是SARS冠状病毒的扩大宿主。

SARS流行病学研究: P. 185–207

2003年3-7月美国公共卫生紧急应对体系对SARS监测

P. 185
作者:Stephanie J. Schrag, John T. Brooks等

针对SARS引起的紧急情况,美国使用敏感病例定义结合临床、流行病学和实验室标准建立了全国性检测反馈体系。在1460个由州和地方 健康机构报告给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不明原因呼吸道疾病病例中398个(27%)符合SARS临床和流行病学标准。这398个病例中72个(18%)是放射 科检查时发现肺炎的迹象的疑似SARS病例。8(2%)是实验室确认的SARS冠状病毒感染病例,206个(52%)SARS冠状病毒阴性,184人 (46%)不能确定是否患有SARS,因为没有康复期血清样品。31%(398人中124人)的研究对象接受住院治疗;其中没有患者死亡。旅行是最常见的 流行病学相关因素(329/398,98%),中国大陆是访问最多的疫区。所有研究对象中有1例家庭传染,医务人员中没有出现实验室确诊的SARS病例。 这个监测反馈系统的成功之处和局限性能够指导SARS疫情和其它不明病因的呼吸道疾病的防御疫情准备。

2003年3-5月法国出现SARS病例

P. 195
作者:Jean-Claude Descenclos, Sylvie van der Werf等

我们描述法国的SARS病例。他们在位置最近的大学医院中接受了临床、放射科和生物学检测,符合世界健康组织的定义。疑似病例被立即汇 报给De Veille卫生机构。疑似病人受到隔离,和他们有接触史的人在家接受10天的隔离监控。2003年3月-4月发现了5名疑似患者;逆转录聚多酶链反应或 /和血清检查确认了4名病人。索引病例之前在越南的法国Hanoi医院工作,他极可能传染了其他3名患者。这3名患者中2人曾经在3月22-23日从 Hanoi到巴黎的航班上与索引病例有过接触。及时诊断、隔离疑似患者以及和他们有过接触的人可以有效地预防SARS在法国的继发性传播。

2003年台湾发生的SARS疫情

P. 201
作者: Ying-Hen Hsieh, Cathy W.S. Chen等

我们使用2003年5月5日到6月4日每日报告数据研究台湾的SARS疫情。研究结果显示多数SARS患者在出现症状并在被划定为疑似 病人之前被收治入院,这意味着高效的收治患者和低效率的诊断分类。出现在台湾的多发性医源性感染暗示入院但是没有定性的疑似病人是造成感染的主要原因。延 迟将入院病人归类对医源性感染也有一定的影响。由于缺乏针对SARS准确的诊断方法,现有的治疗防御手段以提高诊断效率、隔离疑似病人为目标,重新划分病 人可以减少今后感染的数量。

多次接触SARS的时间和潜伏期

P. 207
作者:Martin I. Meltzer

许多SARS患者由于多次接触SARS,因而可能有多次SARS潜伏期。标准数据分析技术不能使用多个接触日期。但是我使用一种简单的制表程序,可以使用多次接触日期计算可能的SARS潜伏期。

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的转播:P. 210–269

中国北京与SARS患者无明确接触史的人所面临的感染危险因素

P. 210
作者:Jiang Wu, Fujie Xu等

许多SARS病例都与SARS患者有近距离接触史,但是北京很大比例的SARS病例未与SARS患者密切接触。我们在北京使用对照法将 94例之间没有联系的疑似病人作为实验组,281例居住在同一社区的疑似病人作为对照组比较。两组年龄和性别相匹配。实验组患者较对照组更易患慢性病,到 医院就诊,在饭馆吃饭或乘坐出租车。使用口罩具有保护作用。我们采集实验组中31人康复期的血清,发现其中26%含有对SARS冠状病毒的免疫球蛋白 IgG。我们发现SARS病例与到医院发热门诊就诊有关。这一发现为北京关闭缺乏控制感染机制的诊所的政策提供了论据。我们发现使用口罩降低了患病几率, 这一发现支持在人群中使用口罩的策略。

没有出现SARS传播和美国SARS病例

P. 217
作者:Angela J. Peck, E. Claire Newbern等

2003年4月上旬一名在加拿大多伦多与SARS病人接触过的人在宾夕法利亚被确诊为SARS患者。为了确认该患者的接触史、衡量 SARS传播的风险性,针对该病例我们进行了详细的流行病学调查。调查中我们发现26名(其中医护人员17人,4名是该患者的家庭成员,其他情况的5人) 被确定为在采用控制措施之前曾与患者有密切接触。实验室临床样本检查结果显示与患者有密切接触的人没有受到SARS感染。这一检查结果显示在一定情况下, 尽管有大量没有保护措施的接触,SARS病毒不一定会传染给与其有密切接触的人。增强对传播SARS的危险因素的了解可以帮助共卫生机构选择疾病控制措 施。

美国SARS冠状病毒的传播

P. 225
作者:Elmira T. Isakbaeva, Nimo Khetsuriani等

为了更好的评估SARS冠状病毒的传播,我们对美国7个确诊的SARS患者采样,调用他们的临床记录和与外界的接触记录,及他们的家庭 成员与外界接触的资料。所有患者中,1名患者的第10天的痰样和2名患者的大便含有SARS冠状病毒。1名患者在开始出现SARS症状后26天内持续大便 阳性。病毒含量在症状出现后第14天的痰样和大便样本达到最高值。治愈的SARS患者在发病后2个月仍有部分呼吸系统症状。1个患者可能由家庭接触感染, 但是该患者曾经到过疫区。数据显示SARS冠状病毒的传播的效率并不是很高,常规收集和检测疑似患者的痰样和大便样品可以帮助尽早发现SARS感染。

新加坡家庭成员间的继发性SARS感染

P. 232
作者:Denise Li-Meng Goh, Bee Wah Lee等

我们研究114个家庭涉及的417次接触,以此了解家庭成员间的继发性SARS感染。发生感染的机率低至6.2%。指示病例的职业对家庭成员间感染的的影响最大(修正危险指数为0.157;95% 置信区间0.042至0.588)。

香港SARS患者的家庭成员可能出现继发性感染

P. 235
作者:Joseph. T.F. Lau, Mason Lau等

尽管SARS临床传染性高,SARS在家庭中的传播却没有得到重视。我们计算1214例SARS患者的家庭和家庭成员两个阶段的发病 率。通过对照研究发现继发性SARS的诱发因素。所有的家庭中14.9%出现继发性SARS感染(22.1%出现在第一阶段,11%出现在第二阶段),所 有家庭成员中8%。(11.7%出现在第一阶段,5.9%出现在第二阶段)出现继发性SARS感染。医疗工作者的家庭受到感染的倾向较低。引发继发性 SARS感染的危险因素包括入院前在家停留的时间,对住院病人的探视(及探视时是否戴了口罩)和密切接触的频率。香港家庭中传播和感染继发性SARS是不 容忽视的问题。家庭成员采用防护措施可以大大减少感染的机率。

美国医护人员中没有出现SARS感染

P. 244
作者:Benjamin J. Park, Angela J. Peck等

2003年上半年出现全球性继发性SARS疫情,当时医护人员占受感染者的很大比例。我们把接触实验室检查确诊的SARS病人的医护人 员作为调查对象。这项研究的目的是评估防止疾病传染的医疗操作和措施及可能出现的感染。我们发现有110名医护人员在工作中曾处于可以接触到病人的飞沫的 范围内,其中45名没有戴口罩,72名没有眼部保护措施,40名曾和病人有皮肤接触。产生飞沫和气雾的医疗操作并不多:只有5%的医疗人员进行过呼吸道操 作,4%曾对患者使用喷雾治疗。尽管他们曾数次与患者进行没有保护措施的接触,血清学检查显示没有证据表明出现与医疗服务相关的感染。美国没有出现医护人 员的感染病例可能与以下因素有关,如医护人员没有进行风险性的操作、没有高传染性病人、不存在其它危险的因素。

SARS时期医务人员的血清出现病毒抗体

P. 249
作者:Pierce K.H. Chow, Eng-Eong Ooi等

取医护人员在SARS发生5周后的血清样本,用点印迹酶联免疫吸附测定及中和试验进行检测,结果显示只有1人被诊断为SARS疑似病人,并在血样中发现特异抗体。由此可见亚临床状态不是SARS的主要特征。

对多伦多重症监护室的护士追踪调查

P. 251
作者:Mark Loeb, Allison McGeer等

为了确定导致医护人员不易感染或容易感染SARS病毒的因素,我们追踪调查43名在多伦多2个重病监护室看护过SARS病人的护士。 32名曾进入SARS病人病房的护士中8名受到感染。每一班值班护士中6%受到感染。气管插管、吸痰及给病人戴氧气面罩是危险性很高的操作。保持在护理病 人时戴口罩(外科手术用的口罩或防毒面罩N95)具有保护性。持续使用防毒面罩比不戴口罩安全。但是戴外科手术口罩虽然具有保护性,但是其保护作用并不显 著。随时戴防毒面罩N95使感染的风险性小于随时戴外科手术口罩。因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与气管插管相关的医疗活动具有风险性,使用口罩或面罩(特别 是防毒面罩N95)具有保护作用。

2003年北京SARS过度传播

P. 256
作者:Zhuang Shen, Fang Ning等

过度传播对SARS全球性爆发起着关键性作用。我们对一个发生在北京疫情早期的传播链进行调查。过度传播指一个患者感染至少八个与他有 过接触的人。这个传播链中指示病例在住院两月后开始出现SARS症状,他造成了4代感染和76人受到感染,其中包括12名医护人员和几名到医院急诊的患 者。4个(5%)病例符合过度传播的定义。迹象表明过度传播与年龄(平均56 vs 44岁)、死亡率(75% vs 16%, p=0.02 Fisher Exact Test)、密切接触的次数(36 vs 0.37)及密切接触后的发病率(43% vs 18.5%, p<0.025)有关。未尽早诊断住院病人中的SARS患者会导致其它病人、医护人员及出于其他目的到医院的人的感染。年龄、与SARS患者的接触 次数与SARS过度传播的关系值得进一步的研究。

非典型性老年SARS病例

P. 261
作者:Augustine K.H. Tee, Helen M.L. Oh等

这是一例患多种疾病的老年SARS患者。放射科检查显示他患有心衰,由于他的发烧症状在治疗后消失,造成SARS的诊断延误。因此在没有与SARS病人的接触记录的情况下,在SARS流行期也应当将其视同SARS病人对待。

越南有关医院医护工作者中没有出现SARS病例的分析

P. 265
作者:Le Dang, Sharon A. Bloom等

越南SARS流行期政府指定两家医院作为专门接收SARS病人的医院。第一家医院出现SARS病毒医源性感染并造成了疫情的扩大,但是 在第二家医院没有出现任何SARS病毒感染。研究目的是记录第二家医院如何通过其与第一家医院不同的控制感染手段及个人保护工具达到防止医源性SARS冠 状病毒感染的效果。

香港多名医学生感染SARS冠状病毒

P. 269
作者: Tze-wai Wong, Chin-kei Lee等

香港Prince of Wales University的医学生由于接触一名随后才被确诊的SARS病人而受到感染,我们研究SARS这些医学生中的传播方式。我们把66名曾经到过这名患 者的病房的医学生作为研究对象作回顾性研究。66名学生中16名受到感染,50名没有受到感染。曾经明确进入过病人房间的学生受感染的机率是没有进入患者 病房的学生的7倍(10/27 [41%]比1/21 [5%])。感染率按照与患者的靠近程度而递增。8名与患者保持在1米以外的距离的学生中4名感染了SARS冠状病毒。由于感染率与患者的距离与相关,因 此可以认为病人所接触的物品和飞沫是不可排除的危险因素。

SARS的控制:P. 277–287

外科救护帽与SARS感染

P. 277
作者:James L. Derrick, Charles D. Gomersall

对两种品牌的外科救护帽的质量检测显示活体实验中小于微米的颗粒会对这些救护帽产生浸润,所以它们不应用作呼吸装置。这些救护帽的设计目的不是保护呼吸道,因此在进行会产生气雾的医疗操作时,不可以仅使用这种救护帽作为保护装置。

有关香港医护人员受到SARS感染的研究

P. 280
作者:Joseph T.F. Lau, Kitty S. Fung等

尽管采用了感染控制措施,香港的医务人员中还是出现了多起SARS感染。我们使用实验和控制组对比72名受到感染的医护人员和114名 未受感染的控制组成员。SARS的危险因素包括没有持续使用护目镜、隔离衣、手套和帽子(未校正几率unadjusted ratio为2.42至20.54, p<0.05)。感染SARS的可能性与使用保护保护装置不善、感染控制培训不足2个小时、不理解感染控制程序有关。在实验组和控制组中进行过危险 操作、承认曾出现过保护装置故障、曾与SARS患者有过接触的人员比例没有统计学上的区别。在与SARS患者接触时没有妥善使用保护装置、感染控制培训不 足2个小时、不理解感染控制程序是造成SARS感染的独立危险因素。

心肺复苏过程中可能出现的SARS冠状病毒感染

P. 287
作者:Michael D. Christian, Mona Loutfy等

医务人员感染SARS病毒被认为是由与SARS患者的接触或飞沫传播造成的。但是尽管医务人员使用了针对接触和飞沫传播的预防措施,散 发病例仍有发生,特别是在一些可能产生气雾的医疗操作中。我们调查了一组有可能受到SARS感染的医务人员,他们在为SARS患者作心肺复苏术时曾使用了 针对接触性和飞沫传播的预防措施。与以往报道的产生气雾的手术操作不同的是,接受手术的病人在插管过程没有出现反应,所以手术过程很短、很顺利。但是,在 插管前,病人使用bag-valve-mask进行通气,这可能造成了SARS冠状病毒的气雾化。结合本调查的结果和以往有关在产生气雾的操作造成 SARS传播的报告,我们提出以下的解决方案:1)行政管理控制措施, 2)环境工程控制措施,3)个人保护措施,和4)质量控制措施。

SARS的实验室研究:P. 294–320

SARS疑似病人的鉴别方法

P. 294
作者:Kwok H. Chan, Leo L.L.M. Poon等

SARS病人的诊断基于RNA检查、血清学反应和病毒培养。537个来自临床SARS患者的样品中,332(60%)个样品含有 SARS冠状病毒RNA,控制组的332个样品中只有1(0.3%)含有SARS冠状病毒RNA。在417名临床SARS患者的配对血清样品中,92%出 现抗体。疾病发作后病毒RNA的水平逐渐增加,在第11天达到最高值。尽管病毒RNA在一些病人中30天后仍然可以在呼吸道分泌物、粪便和尿样中检测到, 疾病发作3周后病毒就不能进行培养了。鼻咽部抽吸物、喉部拭子及痰样是发病头5天最有效的检测方法,但是在疾病后期SARS冠状病毒RNA容易在粪便样品 中检测到。

2003年北京使用实时聚多酶链反应检测SARS冠状病毒

P. 300
作者:Junhui Zhai, Thomas Briese等

2003年SARS流行期我们使用实时聚多酶链反应,将病毒基因组3'端的核壳体作为靶体检测SARS冠状病毒。我们使用了这种检测方法对不到700名临床样品进行了筛查。

台湾对SARS冠状病毒感染的血清学和分子生物学研究

P. 304
作者:Ho-Sheng Wu, Shu-Chun Chiu等

2003年3月以来SARS引起了全球的警觉。在SARS的病因-SARS冠状病毒被确认后,针对该病毒的实验室检测方法,包括分离病 毒法、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RT-PCR)和血清学检查迅速发展。这个研究中我们评估了4种血清学试验(中和试验、免疫酶联检测法、免疫荧光检测法、免 疫染色检测法)通过逆转录-聚合酶链反应检测537名SARS疑似病人血清中的冠状病毒抗体的效果。我们使用中和反应作为参照,发现酶联免疫吸附测定法的 敏感性、特异性、阳性预测值、隐型预测值分别为 98.2%,98.7%和98.4%;免疫荧光测定法的相关数值则分别为99.1%, 87.8%, 88.1%和99.1%;免疫染色测定法的相关数值为33.6%, 98.2%, 95.7%和56.1%。我们在这个研究中也比较了以重组病毒为对象蛋白质印迹检测法和以病毒为对象的免疫荧光测定和免疫酶联测定法。数据显示在这些测定 方法中,检查结果的吻合率达到90%以上。我们研究结果系统地分析了SARS的血清和分子学研究方法。

使用实时逆转录-聚多酶链检测法检测SARS冠状病毒

P. 311
作者:Shannol L. Emery, Dean D. Erdman等

一种快速检测SARS冠状病毒的实时逆转录-聚多酶链检测法被开发并使用。这种测定法,通过分布在SARS冠状病毒基因组不同位置的引 子和探子,区别SARS冠状病毒和其它的人体和动物冠状病毒。它的极限为每个反应可分辨<10个基因组副本。这种实时逆转录-聚多酶链检测法比常规 逆转录-聚多酶链检测法或病毒培养分离法敏感度高,适用于检测SARS冠状病毒临床样本。因而这种检测法可以有助于SARS冠状病毒感染病例的诊断。

干扰素-β 1a与SARS冠状病毒的复制

P. 317
作者: Lisa E. Hensley, Elizabeth A. Fritz等

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发了2003年3月的全球性SARS流行。SARS的迅速出现和引发的疾病症状和死亡使它成为公共卫生的重要议题。由于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人们正致力于研发和测试抗病毒药物。我们的研究表明实验室条件下重组干扰素-β 1a可有效抑制SARS冠状病毒的复制。

SARS病毒的超显微结构特点

P. 320
作者:Cynthhia S. Goldsmith, Kathleen M. Tatti等

2002-2003年人们首次报道SARS型性肺炎全球性的爆发并导致一系列患者死亡和人与人之间的传播。电子显微镜检查分离的病毒, 发现病原体为冠状病毒。病毒微粒为球形,直径78毫微米,内部结构为核壳体,包膜上有突起。SARS冠状病毒感染会造成明显的超显微结构改变:双层膜泡, 内含核壳体,细胞质中大片颗粒。可用超显微免疫金法和当地杂交测定法检测这三个结构和冠状病毒颗粒作为病毒蛋白和DNA阳性的依据。另外,超显微结构检查 显示培养的受染细胞和SARS患者支气管灌洗样品具有相似特点。电子显微镜检查在鉴别SARS病原和指导其后的实验室和流行病研究至关重要。

SARS的临床研究:P. 327–349

综合临床和流行病特点进行SARS早期鉴别

P. 327
作者: John A. Jernigan, Donald E. Low等

尽早鉴别疾病和启动传染病控制措施是现有最重要的SARS控制手段。现在缺乏快速的诊断试验排除有发热症状的呼吸道疾病患者感染 SARS的可能。仅凭临床症状不能快速有把握地区别SARS和其它呼吸道疾患,并加以控制。一个周全的筛查方法应当既及早诊断SARS病人,又避免不必要 地隔离患其它呼吸道疾病的患者。采用这种疾病筛查法需要临床医生注意提示性临床症状和例行对流行病学线索的筛查。主要的流行病学危险因素包括:1)接触已 知或受到怀疑的SARS患者的活动区域,2)在没有这种接触的情况下,与其它肺炎患者有流行病学的联系,或3)接触医院。结合临床检查结果,这些流行病学 特点为尽早诊断SARS提供了合理的框架。

2003年2月-3月越南SARS的临床综述

P. 334
作者:Hoang Thu Vu, Katrin C. Leitmeyer等

我们调查了SARS在越南爆发时所有疑似患者的临床症状和病程。疑似患者的诊断标准是依照世界卫生组织的修订标准。我们系统地回顾患者 的病历,对它们进行数据分析。62名患者被收治入院。入院时,主要的症状为全身不适(82.3%), 发热(79.0%)。1/4的患者咳嗽、胸痛、呼吸困难; 40.3%血小板减少,19.4%白细胞减少,75.8%胸片结果异常。发热出现在发病当日,呼吸系统症状和放射科检查结果异常出现在发病第4天。最明显 的放射科检查异常一般出现在发病第10天,发病第13天体温下降。入院时患者的常见症状为发热、全身不适和淋巴细胞减少,但是症状没有特异性。病情恶化时 需要气管插管和肺透气(11.3%)治疗,也会导致死亡(9.7%)。

香港首例SARS病例和SARS的传播

P. 339
作者:Raymond S.M. Wong, David S. Hui

2003年发生全球性SARS疫情时,其治疗是经验性的。我们描述香港SARS患者的病史。患者经常规抗微生物药物治疗后康复。SARS具有很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因而需要进一步研究对它的治疗方法。

SARS冠状病毒引起神经系统感染

P. 342
作者: Kwok-Kwong Lau, Wai-Cho Yu等

32岁女性SARS患者在发病第22天出现全身性强直和阵挛。脑脊液逆转录酶-聚多酶链反应结果显示SARS病毒阳性。SARS冠状病毒可能感染了该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

患SARS的妊娠期患者

P. 345
作者:Corwin A. Robertson, Sara A. Lowther等

我们描述一名实验室检查确诊的妊娠期的SARS患者。尽管患者当时出现呼吸衰竭,她随后产下一名健康孩子。该患者现已康复。分娩过程中没有发现病毒感染迹象。在脐血和母乳中发现SARS病毒抗体。

非典型性SARS病例和大肠杆菌菌血病

P. 349
作者:Thuan Tong Tan, Ban Hock Tan等

我们报告一名SARS症状被大肠杆菌菌血症症状所掩盖的SARS病人。一队与他接触的医务人员受到感染。胸部渗出液检查将该病人确诊为SARS患者时,该患者的哥哥因急性呼吸衰竭入院。我们重点描述SARS型性病例及有关感染控制的建议。

SARS的准备和反应:P. 354–377

SARS爆发后美国卫生和公共事业部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调整相关法规

P. 353
作者:James J. Misrahi, Joseph A. Foster等

SARS爆发前,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法规制定机构只允许在发生7种疾病时短时间羁留或在一定条件下让一定人员离开,这7种疾病并不包括 SARS。这一规定只在两种条件下才可以改变:1)美国总统下达行政命令或美国卫生和公共事业部(HHS)部长提出相应的要求, 2)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提出隔离检疫规定修正案(42CFR第70和第71部分)。2003年4月,SARS爆发后,联邦政府执行机构迅速将SARS列入需要进 行隔离的传染性疾病的范围。同时美国卫生和公共事业部添加了在必要时增加新型传染病的有关规定,以便于修订相关法律。由于SARS爆发时出现的紧急情况,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建立了公共卫生律师跨州电话会议项目和网络法律文件库,提高了出现公共卫生紧急情况时法律体系的应答性。

恐惧和耻辱成为SARS时期的流行病

P. 358
作者:Bobbie Person, Francisco Sy等

由于传染性疾病不断变异和科学界对它们怀有疑虑,所以新型流行病爆发并且引起疾患和死亡时,大众或一部分群体总是感到十分恐惧。减轻人 们对患者和受到感染性疾病影响的人的恐惧和歧视对控制疾病十分重要,因为人们会因害怕遭到惧怕和受到歧视而推迟就医,因而在社区中不被发现。本文旨于描述 如何迅速评估、监控、对待美国2003年SARS爆发时所出现的恐慌。尽管恐惧、耻辱感和歧视并没有出现在大众中,但是美籍亚洲人多被波及。

新加坡SARS流行期时采用的紧急预防和应对措施

P. 364
作者:Stella R. Quah, Lee Hin-Peng

我们讨论了新加坡发生SARS时最初三个月所采用的紧急预防和应对措施。4个公共卫生问题受到关注:预防措施、自我健康评估、对 SARS的了解、危机控制系统的评估。我们电话访问1201名小于21岁的成年人,发现性别、年龄、态度(焦虑感和与权威机构交谈时的坦率程度)等因素与 实施防范措施有关。分析新加坡的疫情可以增加对流行病爆发对社会的影响的了解。

美国自治州和地方卫生官员使用的SARS防范和应对措施表

P. 369
作者:Richard S. Hopkins, Lara Misegades等

SARS筹备表由美国自治州和领土卫生官员委员会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共同制定,它以美国自治州和地方健康官员协会(ASTHO)的全球性流感筹备表为模板。这个筹备表在2003年发放,现在已被广泛使用。

台湾体温监控和SARS发烧热线

P. 373
作者:S. Cornelia Kaydos-Daniels, Babatunde Olowokure等

台湾2003年SARS爆发时发起监控和发烧热线活动。在1966个电话中,19%(378个)有发烧症状,18人为SARS高危人群。在一个抽样电话民意调查中,95%(1060个)的家庭了解这个活动,7个家庭报告曾出现发烧病人。

SARS爆发时的卫生通讯系统

P. 377
作者:Paul M. Arguin, Ava W. Navin等

SARS爆发时电子媒体促使预防信息快速发布。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旅行者健康网站2003年上半年被频繁访问;关于旅行警戒、建议等有关SARS的文件被访问的次数超过2,600,000次。

Comments to the EID Editors

Please contact the EID Editors via our Contact Form.

 

Past Issues

Select a Past Issue:

Art in Science - Selections from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Now available for order



CDC 24/7 – Saving Lives, Protecting People, Saving Money. Learn More About How CDC Works For You…

USA.gov: The U.S. Government's Official Web Portal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1600 Clifton Rd. Atlanta, GA 30333, USA
800-CDC-INFO (800-232-4636) TTY: (888) 232-6348 - Contact CDC–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