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directly to local search Skip directly to A to Z list Skip directly to navigation Skip directly to site content Skip directly to page options
CDC Home

Chinese Translation Vol 12, Issue 3

Back to Chinese Translations - 回到中文译本

美国<<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2006年第3期有关人兽共患病论文

摘译

P369 回归热重新出现的可能性//Sally J. Cutler

最近几年由疏螺旋体引起的回归热几乎无人关注,然而,作为地方病,它还是导致相当多的疾病和死亡。尽管有明显的抗生素对这些微生物效果明显, 但由于临床上缺乏对这种病的怀疑而导致治疗上的延误。随着旅游业的发展,通过外来回归热的感染或媒介的复活,有可能重新出现该病。虽然虱传的回归热现在有 地理上的局限性,但还是有全球的重要性。最近从法国无家可归的人可能出现虱传回归热提示该病重新出现的可能性。由于虱传回归热对宿主的限制,因而对蜱传回 归热已不适用。虽然后者已经减少传播流行的可能性,但还是有可能感染不同的宿主,因此有必要建立感染的宿主库,同时对该病的控制就存在更大的挑战(见图 1,图2)。

Figure 1.图1.传统住宅常见的毛白钝缘蜱(Ornithodoros moubata ticks)。

Figure 3.图2:毛白钝缘蜱在熟睡小孩身上吸食。

P433 与马尔堡出血热病人日常接触进行的血清学调查 //Matthias Borchert, Sabue Mulangu, Robert Swanepoel等

马尔堡出血热(MHF)在实验室环境外的暴发,首先主要是发生在1998年10月到2000年8月的刚果民主共和国Watsa的小区内。我们 对和MHF病人有过日常接触的人员进行了血清学调查,识别未被发现的病例,确定无症状马尔堡出血热感染的频率,估计二代病例出现的危险以及事后干预而出现 的病例数。通过面谈发现他们有与MHF相一致的暴露和症状。用抗马尔堡免疫球蛋白(IgG)检测血清样品,237人中有121(51%)人已被确认为有参 与接触,其中72(60%)还未被卫生当局知道。2个参与接触的人血清学检测是阳性,且接触后已发病,还未在无症状或轻度的马尔堡感染病例中发现血清学阳 性。二代病例出现的危险性是21%;事后干预而出现的病例数是0.9, 这与暴发的维持主要是由于重复的原代传播而并非大规模的二代传播相一致。

1998-2000年MHF暴发的中心是位于Watsa 城镇14 公里的Durba,Durba是Watsa小区的管理中心。Watsa小区靠近乌干达和苏丹的边界。Watsa的卫生系统是由于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频繁的战争爆发和经济的衰退而被严重削弱的。

我们调查的是普通人,所提到的一般接触是指与MHF病人在一般的活动期间发生的接触, 例如看护病人(诸如在家或卫生所中护理、喂养、洗漱病人等),运送病人或尸体, 或为埋葬尸体而做的准备。卫生保健人员在他们的专业责任期间所发生的接触没有被排除之外。

MHF的病例要么有实验室的证据(如PCR法阳性,抗原-扑捉法ELISA , 病毒分离 ,或IgG ELISA , IgG 间接免疫荧光试验的一个组合)以及临床和流行病学证据(48个病例),要么就是有流行病学相关的资料(即有急性的发烧,出血虽未有实验室证实的依据但与实 验室确认的病人有接触[25个病例])。在暴发期间从监测中获知45个病例;我们回顾性地证实了28个病例。与那些未被实验室证实或与缺乏上述流行病学相 关资料的疑似病例的接触,由于他们的诊断缺乏依据,因此这种接触缺乏确定性。

我们尝试拜访所有73位MHF病人的家庭,并准备每个人员的表格,记录与病人或与他的体液或残余物有直接接触的人。如果暂时无法连络,我们至 少进行2次重复拜访。如果他们已经离开,我们试着在他们的新住址找到他们,除非距离太远或缺乏安全(如叛匪活动,强盗)阻碍了我们。在病人生病后的4周内 我们会见了病人的前任邻居,询问有关疾病的情况。我们向所有遇见的接触者给予口头的协议,若他们同意,我们会见他们并取血样。这项研究征得安特卫普热带医 学学会的道德规范委员会和Watsa卫生部代表的同意。

对病人的接触和关系得到确认之后,我们采取开放式的问卷方式询问接触者在病人的患病期间,与病人接触时所担任的角色。我们也采用选择式的方式 询问接触者是否直接触摸、携带或拥抱病人(而且是否与有了腹泻,呕吐或出血的病人有接触) 或是否已经接触病人的衣服或其他物品(而且是否曾被粪便、呕吐物或血液所污染),因为死的病人在疾病的最后阶段中常有腹泻,呕吐和出血。我们也询问是否有 触摸、携带或拥抱病人或在病人死亡之后清洗病人。在现场调查时,我们还发现保护措施如手套在处理病人时是不适合的,因此,所有的接触被确定是无保护的。 我们询问接触者在暴露后4个星期期间所发生的症状,这些症状(见表 1)与临床上疑似病例在传染期间的定义是符合的。

面谈以后,从接触者中抽取5-10毫升静脉血。过12至24个小时以后,血清从血凝块中分离出来,置4 ℃冷却, 然后送到乌干达病毒研究学会(在1至2个星期内),在那里以 -70 ℃冻存着。用干冰装船运送到Johannesburg相关疾病国家机构。用ELISA和IFA检测血清抗马尔堡IgG,若两个试验均阳性则当作阳性。

数据采用 EpiInfo 6.0 输入,用Stata 8.2 版软件进行分析。发现症状与病毒流出的增加,接触的强度以及暴露的水平有关。低水平接触是指包括了任何直接的与没有腹泻,呕吐或出血病人的接触或是接触未 被病人的粪便、呕吐物或血所污染的衣服或纸张等。中等水平的接触是指接触有腹泻,呕吐或出血的病人或是接触被病人的粪便、呕吐物或血所污染的衣服或纸张, 或碰触残余物。高水平的接触包括搬运或拥抱有腹泻,呕吐或出血的活病人;或搬运,拥抱,清洗残余物。

我们对所有的病人建立传播模式,假如病人是采金者,记录其暴露其他病人的日期,潜伏期和疾病出现的日期。当一位病人同样是一个采金者,并且已经暴露于另外的病人时,我们优先考虑为人与人之间的暴露,而不是可能的原发暴露,并把这些病例归为非原代病例。

我们用接触原发病人的比例来估算二次接触的危险,原发病例包括接触表中记录的仅是原发病例以及不与其他病例接触的病例。我们用类似的方法估计 三次接触的危险性。我们计算了繁殖数字(Rp)作为二次暴露的危险性和每个原发病例暴露的平均数字。调查发现在控制措施实施后,大多数的病例已经出现,我 们认为这个数字是干预后的Rp,而不是基本的繁殖数字R0 。

P460 2004年乌干达发生的肺鼠疫//Elizabeth M. Begier, Gershim Asiki, Zaccheus Anywaine等

公共和临床医生长期都认为肺鼠疫具有高度的传染性;在暴发期间时有发生不适当的警报和恐慌。我们调查了一个在自然发生的肺鼠疫群的传染性。 2004年12月在乌干达的Kango子县我们确定了一个疑似肺鼠疫的病人,在其急性患病期间收集了他带血的痰液。一个确诊的病例是疑似病例再具备实验室 感染耶氏鼠疫菌的证据。此次肺鼠疫群 (1个确诊病例和3个疑似病例)是由2对病人- 照护者所组成2起并发事件。用直接荧光抗体和PCR法检测唯一存活病人的痰液,证实感染了鼠疫。尽管有23位未经处理的密切接触者(攻击率为8%),但两 个指示病人均只传播1个照护者。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与通过呼吸道飞沫的传播是相一致的,而不是通过气溶胶或仅通过少量密切的接触而传染,传播必须在飞沫的范 围内,这样才会得病。

P486 孟加拉国蝙蝠中狂犬病毒的监测//Ivan V. Kuzmin, Michael Niezgoda, Darin S. Carroll等

在2003年至2004年间,对孟加拉国的蝙蝠进行狂犬病毒的监测,没有分离出病毒。从9种不同蝙蝠种类中共收集到288个血清样本,其中巨 狐蝠(Pteropus giganteus)127个,有3个血样出现Aravan和Khujand的狂犬病毒中和抗体,表明孟加拉国蝙蝠中存在狂犬病毒的感染,但感染率很低。

蝙蝠是狂犬病毒(弹状病毒科)的已知储存宿主。在美国,蝙蝠维持狂犬病病毒(基因型1)不同谱系的循环。拉各斯蝙蝠病毒Lagos bat virus (基因型2) 和杜文哈根病毒Duvenhage virus (DUVV, 基因型4)都是从非洲分离的。欧洲蝙蝠狂犬病毒1型和欧洲蝙蝠狂犬病毒2型(EBLV-1和EBLV-2, 分别为基因型5和基因型6) 在欧洲蝙蝠群中循环。西高加索蝙蝠病毒,一种新的纯狂犬基因型病毒,最近从欧洲南部的一个蝙蝠中分离出。澳大利亚蝙蝠病毒(ABLV,基因型7)是从澳洲 不同类蝙蝠中分离的病毒。

由于缺乏合适的监测系统,有关亚洲蝙蝠感染狂犬病的数据有限。只有一些调查者报告可能在印度和泰国的蝙蝠中分离出RABV,但是这些还未被确 证, 在西伯利亚和乌兹别克斯坦也没有有关蝙蝠狂犬病的报告。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证实基因型1狂犬病毒在美国外分离的报道。最近有3种狂犬病毒 (Aravan, Khujand, 和 Irkut 病毒)从亚洲不同地方分离出,按照基因特性,它们可能是3个新的狂犬病毒基因型。而且从菲律宾、柬埔寨和泰国的蝙蝠血液样品中检测出狂犬病毒抗体。这篇文 章,我们扩充了亚洲蝙蝠狂犬病的地理分布,同时也描述了在孟加拉国进行的一个有限的调查,为狂犬病毒的活动提供证据(图3)。

Figure 1.图3:孟加拉国有蝙蝠监视区域的地图(圆圈所指)。

P501 2002年至2004年美国犬的钩端螺旋体病//George E. Moore, Lynn F. Guptill, Nita W. Glickman等

从2002—2004年间,对23 005只犬进行钩体显微镜凝集试验,其阳性比例大大增加(p<0.002),不管以哪种阳性滴度为切断值,钩体血清中以秋季型和流感伤寒型最高 (p<0.05)。在血清型中秋季型和波摩那型间有很强的正相关关系(r=0.72)。

钩端螺旋体病是一种人兽共患病,在宠物,家畜和野生动物中储存。已被识别的钩体血清型超过200种。犬是犬型的主要储存宿主,同时也携带其他 的血清型,是宠物主人的可能传染源。从1960年以来就在犬中使用二价即包含犬型和黄疸出血型的犬钩端螺旋体菌苗。尽管有使用这些菌苗,自1990年以 后,在美国兽医教学医院被诊断为钩端螺旋体病的犬的数量还是不断增加。病例记录中主要是归于犬传染了流感伤寒型、波摩那型、布拉迪斯拉发型及秋季型。虽然 人的钩端螺旋体病在1994年已被认为是一种须停止申报的疾病,但是仍然时有暴发的报告而且在人中传播,其血清型与在狗中出现的血清型是相关的。

钩体病血清学诊断的参考方法是显微镜凝集试验(MAT)。以血清最高稀释滴度凝集的血清型为感染的血清型,但血清型间常常出现交叉反应。实验室数据库可能对人兽共患病的病原监测是有用的。 因此,我们从一间全国兽医诊断实验室收集可能有临床犬钩端螺旋体病即来自血清学阳性州的犬血清,进行MAT阳性结果比例的计算。我们也评估了不同血清型之间的血清学阳性的相互统计关系。

所有犬钩端螺旋体病的结果是通过电子方式从Antech 诊断兽医实验室获得的,收集了从2002年1月到2004年12月间的犬血清。Antech给18,000多个美国兽医医院提供实验室服务。7种钩体血清 型包括犬型、流感伤寒型、黄疸出血型、哈焦型、波摩那型、秋季型及布拉迪斯拉发型。每个血清MAT结果以最高稀释度且与对照有50%凝集为标准, 血清稀释度为(1:100 , 1:200 , 1:400 , 1:800 , 1:1 600 ,1:3 200, 1:6 400, 或 >1:12 800)。

分别用不同的切断滴度≥400, ≥800, 或 ≥1 600计算血清的阳性结果。分别计算每一型血清阳性数占所有检测总数和所有阳性总数的百分比以及95% 的可信区间。计算每年和每个州MAT阳性结果的百分比。各型比例用χ2检验进行比较。根据血清稀释结果分为1到9个等级。如果同样一只狗MAT试验中在2个血清型有相同稀释度,则在该滴度上2个血清型都有记录 。用Spearman等级相关计算两两血清型之间的血清阳性的相互关系。 所有的计算使用 SAS 9.1.3 版统计的软件,而且P 值 >0.05 被认为有意义。由于病狗的标识符不包含在此数据库中 , 所以来自相同狗的成对血清的检测或在不同时间对相同狗的重复测试均不被识别。因此,一些个别的狗在数据库中可能有多于1个的测试结果,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常见。

在研究过程中,共有23 005个血清样品进行钩体病MAT检测,约有23 000个测试样品进行5个血清型的检测,分别是犬型、流感伤寒型、黄疸出血型、哈焦型和波摩那型(见表),秋季型及布拉迪斯拉发型从2003年开始,约有 11,600个测试样本进行了这两型的检测。发现从2002年到2004年MAT阳性的百分比在不同的切断滴度≥400 (P <0.002) , ≥800 (P <0.0001), 或 >1 600. (P <0.0001)显著地增加。在这3个切断滴度中,MAT阳性的比例秋季型(分别为9.1%,6.5%和 4.7%)和流感伤寒型(分别为6.4%,4.9%和 4.0%)是最高的。

犬型和黄疸出血型MAT阳性的比例随着切断滴度的增加而下降,而秋季型、布拉迪斯拉发型、流感伤寒型和波摩那型通常是增加的。在这次研究中,MAT阳性结果没有显示一致或明显的地理分布。但在美国的中西部、中南部、西南部地区血清的阳性率更高些。

血清阳性在秋季型、波摩那型、流感伤寒型以及布拉迪斯拉发型中显示中等强度的正相关关系(r,0.59-0.72)。而秋季型和波摩那型则显 示强的正相关关系。相反犬型和黄疸出血型显示弱的正相关关系(r=0.36),秋季型、波摩那型、流感伤寒型和布拉迪斯拉发型各型间显示较弱的正相关关 (r,0.20-0.33),所有相关系数均有显著意义(P<0.0001)。由于哈焦型阳性数较少被排除相关分析以外。

表:2002年-2004年狗血清钩体MAT检测结果

血清型
总检测数(n)
阳性检测结果

>400
>800
>1 600



n
% (95% CL)
n
% (95% CL)
n
% (95% CL)

秋季型
11,621
1,059
9.11 (8.60,9.65)
755
6.50 (6.06,6.96)
549
4.72 (4.35,5.13)
流感伤寒型
22,929
1,458
6.36 (6.05,6.68)
1,132
4.94 (4.66,5.23)
908
3.96 (3.71,4.22)
布拉迪斯拉发型
11,663
499
4.28 (3.92,4.66)
428
3.67 (3.34,4.03)
357
3.06 (2.76,3.39)
波摩那型
22,937
906
3.95 (3.70,4.21)
716
3.12 (2.90,3.35)
575
2.51 (2.31,2.72)
犬型
22,377
669
2.99 (2.77,3.22)
317
1.42 (1.27, 1.58)
134
0.60 (0.50,0.71)
黄疸出血型
22,935
356
1.55 (1.40,1.72)
179
0.78 (0.67, 0.90)
79
0.34 (0.27,0.43)
哈焦型
22,937
40
0.17 (0.12,0.24)
22
0.10 (0.06, 0.15)
10
0.04 (0.02,0.08)

*CL可信区间。

P504 南非的拉各斯蝙蝠病毒Lagos bat virus//Wanda Markotter, Jenny Randles, Charles E. Rupprecht等

拉各斯蝙蝠病毒(Lagos bat virus)在南非13年来未遇见的情况下,最近又从南非的果蝠中分离出3株该病毒。这种情形的发生显然是与在非洲蝙蝠中狂犬病毒的不充分的监测有关。

从2003年起,我们就开始着手一个消极的监测研究即收集和识别有神经系统疾病的蝙蝠也就是由于感染狂犬病毒而引起脑炎的蝙蝠。结果,分别于 2003年、2004年和2005年在南非的果蝠中发现拉各斯蝙蝠病毒(LBV)感染的3个新病例,每年1个。LBV是弹状病毒科狂犬病毒属的一个成员。 狂犬病病毒(RABV)是这个属中第一个被分离的独特的病毒。然而,五十年代中期在非洲和欧洲狂犬相关病毒被分离以后,狂犬病毒属就产生了,而且狂犬病毒 (基因型1)被指定该属的一个成员。至少有7个不同的主要狂犬病毒种(基因型)已被认识,但是近年来由于从欧亚大陆分离出病原菌,因而该属种将会被扩大。 目前有4种狂犬病毒(基因型)在非洲被识别出,其中狂犬病毒RABV(基因型1)分布在全世界,但是拉各斯蝙蝠病毒LBV(基因型2),蒙哥拉病毒(基因 型3)和杜文哈根病毒(基因型4)还未在非洲以外的地区被遇到。虽然蝙蝠的狂犬病毒感染在美国被广为人知,但是这种病毒也只有与非洲的动物的感染有关。蒙 哥拉病毒可从地球上各种不同的动物中分离出来,但从未在蝙蝠中分离出。拉各斯蝙蝠病毒和杜文哈根病毒都被认为是蝙蝠病毒, 虽然地球上的其他动物也有感染拉各斯蝙蝠病毒的报告。狂犬病毒在非洲各处存在,是人兽共患病的病原体,杜文哈根病毒和蒙哥拉病毒,而不是拉各斯蝙蝠病毒, 也有责任对罕见的人兽共患病事件负责。

拉各斯蝙蝠病毒首次于1956年在尼日利亚的一只大蝙蝠中分离出 ,但是直到1970年才被确认为与狂犬病相关的病毒。自从那时起 (在这次报告之前)超过11株拉各斯蝙蝠病毒在非洲各处被分离出,其中包括在南非分离的5株。

(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徐国英)

Comments to the EID Editors

Please contact the EID Editors via our Contact Form.

 

Past Issues

Select a Past Issue:

World Malaria Day - April 25, 2014 - Invest in the future, defeat malaria

20th Anniversary - National Infant Immunization Week - Immunization. Power to Protect.

Art in Science - Selections from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Now available for order



CDC 24/7 – Saving Lives, Protecting People, Saving Money. Learn More About How CDC Works For You…

USA.gov: The U.S. Government's Official Web Portal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1600 Clifton Rd. Atlanta, GA 30333, USA
800-CDC-INFO (800-232-4636) TTY: (888) 232-6348 - Contact CDC–INFO